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治城管 > 普法宣传

刘某某违法建设行政处罚案

发布日期:2019-04-23 15:15:45   作者:政策法规科    来源: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    阅读: 次   字体:[大] [中] [小]

基本案情

20181011日,按照《某县党政领导接待日处理意见书》,某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以下简称城管局)执法人员对刘某某涉嫌未按建设工程许可证的规定建设房屋案进行调查。拍摄现场4张照片,制作现场检查笔录1份,绘制建设工程平面位置示意图1份,并对刘某(刘某某之子,刘某某20141月病逝,刘某为房屋实际占有人和使用人)进行了询问,制作了询问调查笔录。20181013日,某县城乡规划局向某县城管局出具《关于刘某户房屋建筑面积的说明》,认定:“刘某某户总建筑面积194.76平方米,超出批准建筑面积118.96平方米,按照《某县党政领导接待日处理意见书》要求,经某县城管局处罚后,给予补办超面积部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解决前期历史遗漏违法建设问题。”综上,某县城管局查实:刘某某于1997年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的行为违反了建设期间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下简称《城市规划法》)及《安徽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办法》(下简称《办法》)的相关规定。20141月刘某某病逝,其子刘某作为违法建设房屋的实际占有人和使用人,至今未对超批准建筑面积部分补办或重新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亦未采取其他改正措施消除对规划实施的影响,违法状态持续,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下简称《城乡规划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20181030日某县城管局委托某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涉案建筑物(建筑面积190.6平方米)建设工程造价进行评估。117日,某县城管局向刘某送达涉案建筑物建设工程造价评估报告书,刘某未提出异议。

案件处理

118日,某县城管局经局集体会议审议,决定依据《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对刘某处建设工程造价百分之五的罚款的行政处罚决定。1113日,某县城管局向刘某送达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和行政处罚事先听证告知书。刘某在期限内未提出陈述、申辩,亦未要求举行听证。1123日,某县城管局向刘某送达了处建设工程造价百分之五的罚款(计人民币5170元整)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刘某于1126日足额缴纳了罚款。

 

焦点评析

本案的违法建筑已存在十余年之久,时间间隔较长,建设时为《城市规划法》施行期间,查处为《城乡规划法》施行期间。所以,在案件处理时针对案件是否超过行政处罚追究时效及案件法律适用等问题都存在争议。

一、关于处罚的时效问题。

刘某某于1997年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规定建设房屋,而某县城管局201810月因当事人信访要求给予办理房产证才予以调查处理,是否超过处罚的失效。根据《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违法行为有连续或者继续状态的,从行为终了之日起计算。刘某某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违法建设房屋的建设行为虽已终止,但违法建筑物处于存继状态,且至今未对超批准建筑面积部分补办或重新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亦未采取其他改正措施消除对规划实施的影响,其违法行为处于继续状态,故此案应视作未超出行政处罚的追究时效。

二、关于处罚主体的问题。

本案的另一个特殊性在于违法建设的行为发生时间较早,实施建设行为的违法行为人刘某某也已死亡。按照一般常理,违法行为人死亡,案件就可以撤销。但其子刘某为违法建设房屋的实际占有人和使用人,房屋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的状态还在继续,就此撤案是不恰当的。如何处理呢?《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前款规定的期限,从违法行为发生之日起计算;违法行为有连续或者继续状态的,从行为终了之日起计算。可见,违法行为人除了须对违法行为本身承担责任,在违法状态没有消除时,对状态也须承担责任。本案中,刘某某于1997年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规定建设房屋,在违法行为处于继续状态时,行为责任和状态责任同一在行为人上,在行为人与状态持有人分离且行为人不存在时,状态责任在违法状态持有人上,并形成行政处罚法上的义务。

作为房屋的实际占有人和使用人刘某,其具有消除违法状态的义务。对违法状态持有人也即违法房屋实际占有人和使用人刘某进行行政处罚,具有行政法上的合理性和可行性。

同时,处罚后城乡规划部门对超出部分补办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一定程度上来说,也是在“尊重历史、以人为本、分类处理”的原则下,依法解决了前期违建监管不严造成的群众关心的历史遗漏焦点问题。

三、关于法律适用的问题。

该案中,首先,当事人建设时违反当时施行的《城市规划法》、《办法》的相关规定,为违法建设行为。其次,建设行为虽已终止,但违法建筑物处于存继状态,且至今未对超批准建筑面积部分补办或重新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亦未采取其他改正措施消除对规划实施的影响,其违法行为处于继续状态,在调查处理时,《城市规划法》已废止,《城乡规划法》施行,根据前述是否超过行政处罚追究时效的结论,针对当事人的行为可以适用《城乡规划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