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治城管 > 普法宣传

(典型案例)原告石培仁诉被告兰州市西固区林业局、兰州市西固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行政赔偿案一审行政判决书

发布日期:   作者:政策法规科    来源: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    阅读: 次   字体:[大] [中] [小]

                                         兰州铁路运输法院行政判决书

原告石培仁,男,汉族,****年**月**日出生,农民,住兰州市西固区。委托代理人袁中国,甘肃经邦律师事务所律师。被告兰州市西固区林业局,地址兰州市西固区公园路3号。法定代表人姜和忠,系该局局长。委托代理人张卫东,系该局关山护林站站长。委托代理人苗国飞,甘肃恒亚律师事务所律师。被告兰州市西固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地址兰州市西固区长业大厦21楼。法定代表人吴文彬,系该局局长。委托代理人陈禄邦,系该局副局长。委托代理人张克娟,系该局工作人员。原告石培仁诉被告兰州市西固区林业局、兰州市西固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行政赔偿一案,于2016年1月11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6年1月12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4月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袁中国、被告兰州市西固区林业局委托代理人张卫东、苗国飞、兰州市西固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副局长陈禄邦及其他委托代理人张克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原告石培仁诉称,1998年,因响应兰州市西固区人民政府招商引资发展西固区关山森林公园旅游服务的号召,原告决定在关山森林公园兴建服务设施、经营旅游服务。在征得第一被告同意后,1998年8月1日,原告与第一被告下属的关山护林站签订《关于石培仁来我旅游区承包兴建服务设施的合同书》。合同约定,关山护林站将500平方米林区土地的使用权出租给原告使用20年,前五年每年交2500元,第六年至第十年每年交4000元,第十一年至第十五年每年交5000元,第十六年至第二十年每年交6000元。租赁用途为饮食、茶座、娱乐等旅游设施建设使用,不得它用。期满后所有房屋、设施完整归关山护林站所有。合同还约定,原告兴建设施总投资为一百万元,1998年共投资20万元,计划分三年完成。1999年,由于其他原因,关山护林站收回240平方米土地的使用权,因此,经双方协商将全部租赁期间的租赁费调整为每年2500元。合同签订后,在第一被告及关山护林站的监督指导下,原告在划定的范围内整理、平整土地,先后建成了房屋18间、小木房6间、钢结构大棚1间,前后共投入资金达80余万元,并如约支付每年的租赁费2500元。1999年5月1日,原告的
关山森林公园饮食娱乐城
开始正式营业。1998年8月至2015年5月,任何人都未指出过原告非法占用林地,改变林地用途,相反,第一被告历届领导人都鼓励原告扩大经营,提高服务水平。2012年,西固区政府决定关山森林公园申报国家级森林公园,决定通过招商引资方式开发生态旅游。2015年,西固区政府与甘肃兰洋集团签约,对关山森林公园进行整体开发,同年3月25日,甘肃兰洋集团旗下甘肃西南中诚投资股份公司投资开发的兰州西固关山文化森林公园项目破土开工。因此,关山护林站被迫决定终止合同,要求原告交还土地,在原告不同意赔偿数额的情况下,2015年5月21日,第一被告作出西林函字[2015]1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要求原告在收到处罚决定书后自行拆除违法建筑物,并恢复林地原状。该决定违反行政复议法和行政诉讼法。2015年5月22日,第一被告又作出西林函字[2015]15号《强制拆除违法建筑决定书》,决定组织执法部门予以强制拆除。第一被告的行为违反行政强制法,完全是违法行政,且在决定书中,第一被告既没有告知原告有任何权利,也没有告知原告申请复议和提起诉讼的时限。2015年7月2日,两被告等部门联合执法,对原告的全部建筑实施强制拆除,原告未见到强制决定书,也没有执法机关向原告移交被拆房屋内搬出的财物,因而原告向政府及有关部门信访反映违法处罚和违法强制执行的相关情况。2015年8月3日,第一被告答复原告,是他们报请政府同意后,第二被告依法对违法建筑进行强制拆除。原告向第二被告了解情况,第二被告不承认自己是强制执行执法主体,称其只是接政府安排到现场协助第一被告维护现场秩序,他们没有下达过公告、催告和强制执行决定。原告认为,两被告相互推诿,且均在强制拆除现场,相互配合实施强制拆除,应当共同对违法强制执行的具体行政行为承担法律责任。被告违返60日的复议期和6个月的起诉期,亦没有作出强制执行决定,程序严重违法,在没有强制执行权的情况下,两被告自行强制执行,违法实施拆除,不仅随意毁坏原告的合法财产,而且还将从被拆房屋中搬出财物置于露天,无人保管,造成原告大量财物被盗、丢失,至今没有向原告履行交付搬出财物的义务。两被告的违法行政行为,侵害了原告权益,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现要求两被告承担连带行政赔偿责任,赔偿因共同违法强制拆除行为给原告造成的损失754968.63元。原告石培仁向法庭提交了以下证据材料:第一组证据:1、《关于石培仁来我旅游区承包兴建服务设施的合同书》;2、费用结算单及收条;3、许可证(治安)。原告提交第一组证据拟证明签订合同的事实及履行合同的情况。第二组证据:4、2015年5月18日,兰州市西固区林业局、兰州市西固区关山护林站作出的《关于限期拆除违章建筑的通知》。5、2015年5月21日,兰州市西固区林业局西林函字(2015)1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6、2015年5月21日,兰州市西固区林业局西林函字(2015)14号《违法建筑强制拆除催告通知书》。7、2015年5月22日,兰州市西固区林业局西林函字(2015)15号《强制拆除违法建筑决定书》。8、2015年8月3日,兰州市西固区林业局《关于石培仁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9、照片,原告提供第二组证据拟证明被告违法实施行政处罚、违法实施强制执行的事实,本案第二被告跟第一被告相互配合实施了违法执法行为,应当由两被告共同承担行政赔偿责任。第三组证据:10、受案回执;11、报案材料及丢失物品清单。原告拟证明两被告违法执法造成的损失。
关山森林公园饮食娱乐城
原有财物物品清单、损毁物品清单,原告拟证明原告物品的总数及因为被告违法执法导致原告损失的价值。13、建筑平面图;14、工程预算书。原告拟证明原告原始房屋的造价为80多万,因违法拆除而受损,应当由两被告承担赔偿责任。第一被告对原告以上证据的质证意见是:证据1无异议,证据2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该证据只是证明原告部分履行了合同义务,未全部履行。证据3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该许可证2003年已到期,其次,该证据与本案无关。对原告提交的第二组证据4-8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没有异议,但是对证明指向有异议,被告已经给原告合法送达,而这些证据恰恰证明被告并不是没有按程序进行强拆。对于证据9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该组照片拍摄时间不确定,不能反映出拍摄的房屋是原告的房屋。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0,真实性无异议,其合法性及关联性有异议,与本案无关,不能证明其物品损失应当算到被告身上。证据11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是单方面出具的,物品清单中物品价值的认定没有依据,该份证据与本案无关,不予认可。证据12与本案无关,不予认可。证据13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认可。证据14工程预算书第八工程队不具备出具工程预算书的资质,工程到底是预算还是决算没有时间进行认定,最终决算是如何认定的,无法查证。第二被告对原告以上证据的质证意见是:对原告提交的三组证据的质证意见除同意第一被告的质证意见外,第二被告认为原告提交的证据11受案回执,7月2日就已执法,8月13日报案,期间比较长,该回执不能证明其损失就是两被告造成的;对违法搭建的建筑物、构筑物的拆除是法律法规赋予的,这些损失是不能进行赔偿的;物品清单及损失是原告单方面出具的,没有发票进行佐证。被告兰州市西固区林业局辩称,原告与关山护林站签订合同后,双方从未对合同书的面积、租赁费进行过变更。原告自2004年起一直未足额交付租赁费,累积欠费19500元,原告在合同履行期间一直存在违约行为,根据合同法第六条约定,欠付承包费满6个月不能缴齐,被告有权终止合同。关山护林站只是将林地租赁给原告用于饮食、茶座、娱乐等旅游设施建设用,但从未同意原告在林地修建房屋等永久性建筑。合同签订后,原告未经林业主管部门同意,擅自改变用地性质,对于其加盖建筑物的行为,护林站工作人员多次口头提出过警告和制止,要求其必须依法经营,并责令其补办审批手续,原告一直推诿,不存在被告同意并鼓励其扩大经营规模的行为。被告所有的书面处罚材料均合法送达原告,由于原告一再拒绝签收,被告留置送达,在其经营场所张贴公告并拍照取证。被告在组织实施强拆时,不但事前公告通知,而且由两被告申请司法局将需拆除建筑物内仍留存的物品进行清点、造册、公证、封存,所有执法部门不存在破坏性拆迁,不存在对原告物品的损坏和丢失行为。被告作出的行政强制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依法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为了社会公共利益的需要,大力发展地方旅游业,西固区政府2015年年初引进对关山森林公园进行整体开发的项目,由于原告所建房屋至今未取得林业主管部门的同意,且没有在盖房之初依法取得任何相关建设手续,因此,原告所建房屋系违章建筑,被告领导多次找原告协商,通知原告能服从大局,自愿拆除违章建筑并愿意给予适当补偿未果的情况下,2015年5月18日,被告向原告下达《关于限期拆除违章建筑的通知》,限原告于2015年5月19日下午6时前拆除,逾期不拆,被告将协调执法部门进行强行拆除。由于原告逾期未拆,被告依据相关法律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要求原告在收到处罚决定书后自行拆除违法建筑物,并恢复林地原状,分别给予原告十五日的复议期和接到复议决定十五日的起诉时效。依据《关于建立土地执法共同责任机制的意见》(兰办发[2013]30号)的规定,城管执法部门负责对职责范围内涉及违法用地的违法建设依法实行拆除,林业部门负责对违法占用林地建设的监督检查。依法律法规严格核准建设占用林地,负责查处非法占用林地的行为,对违法用地加强监督并组织验收工作。依据上述规定,被告有权对违法建筑进行查处。此后因原告仍然置若罔闻,被告陆续给原告下发了《违法建筑强制拆除决定书》、《强制拆除违法建筑决定书》、《强制拆除违法建筑的公告》。2015年5月28日,关山护林站向原告送达了《解除承包合同书》。2015年7月,成立违法建设指挥部,由第一被告组织牵头,并严格制定实施方案,明确分工,法律规定行政处罚须有具有行政处罚权的行政机关在法定职权范围内实施的规定,由第二被告实施违法建筑的强制拆除工作,整个拆除工作严格遵守法律规定的程序,并全程进行拍照摄像,确保原告的合法权益。因此,第一被告并不存在行政违法行为,应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请求赔偿应以行政行为违法并给原告合法权益造成损害为前提,原告房屋系违章建筑,其诉讼请求赔偿依法不能成立。由于原告在森林公园所建房屋没有取得林业部门的批准,也没有任何施工建设手续,依法属于违章建筑,其所谓的建筑平面图和工程预算书都系原告拆除后弥补,是原告单方出具的证据,不具有证据的效力,因此,原告赔偿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告与关山护林站的租赁合同,因没有取得林业主管部门的同意,擅自加盖永久性房屋的行为违反强制性规定,合同自始无效。请求法院查明本案事实后,依法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被告兰州市西固区林业局在法定期限内向法庭提交了以下证据材料:第一组证据:1、兰州市政府《兰州市制止和处理违法建设办法》,第一被告拟证明被告是严格遵守市政府规定的对于违章建筑、违法建设的处理办法。2、《关于建立土地执法共同责任机制的意见》(兰办发(2013)30号),拟证明其行为有行政规章的授权。3、兰州市西固区林业局《关于协助拆除违章建筑的函》西林函字(2013)9号,拟证明发现违章,要求执法局拆除。4、《关于关山森林公园整体开发限期搬迁的通知》,拟证明被告第一时间通知原告,要求自行拆除违章建筑。5、兰州市西固区林业局《关于限期拆除违章建筑的通知》,拟证明被告进一步就拆除违章建筑进行了通知。第二组证据:6、兰州市西固区林业局《行政处罚决定书》(西林函字(2015)13号)。7、兰州市西固区林业局《违章建筑强制拆除催告通知书》(西林函字(2015)14号)。8、兰州市西固区林业局《强制拆除违法建筑决定书》(西林函字(2015)15号)。9、兰州市西固区林业局《强制拆除违法建筑的公告》(西林函字(2015)16号)。拟证明对原告正式做出了行政处罚决定,并明确告知原告权利救济途径。第三组证据:10、兰州市西固区关山护林站《解除承包合同的通知》,拟证明与原告解除合同进行了通知。11、《西固区拆除关山森林公园的违法建设的实施方案》,拟证明实施拆迁的主体。12、照片,拟证明被告对原告留置送达时进行了拍照。原告对被告兰州市西固区林业局提交的证据质证意见如下:对原告提交的1-5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是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对证明被告有权限有异议,被告并没有强制执行行为的依据,而且是违背行政诉讼法律规定的,本案中更重要的不是处罚权,而是强制执行权,而本案被告没有强制执行权。证据3恰恰证明了本案第二被告为适格主体,应当进行赔偿。证据4不能证明第一被告对原告进行了通知,该证据与本案没有关联性。证据5的真实性无异议,该证据证明了第一被告违法执法,其执法不具有正当性;违法建筑、违章建筑的认定不是被告的权限;该证据的程序违法,认定违法建筑的前置调查程序没有。对第一被告提交的第二组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证明的目的有异议,并不能证明其行为的合法性。证据6的真实性无异议,合法性有异议,本案中被告对原告的基本信息认定错误;被告引用的法律没有一个是认定违法建筑的;法律适用上,新法不能规范以前的行为;被告作出的处罚决定没有按照法定程序调查,最重要的听证权都没有,程序违法,适用法律违法;在法定时效未到的情况下,已经强制拆除。证据7、8、9真实性无异议,合法性及关联性有异议,该组证据违反法律规定,不符合法律时效。对第一被告提交的第三组证据10的关联性有异议,该证据与本案无关。对证据11的形式真实性无异议,内容的合法性有异议,恰恰证明被告作出行政行为的违法性。证据12照片的合法性和真实性均有异议,照片看不出拍摄时间及执法主体。被告兰州市西固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对第一被告提交的三组证据均没有异议。被告兰州市西固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辩称,第二被告严格遵照区政府的指令,协助第一被告对原告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搭建的违法建设进行拆除的行为属于协助执法行为,被告不是行政强制拆除这一具体行政行为的实施主体。原告于1998年与第一被告下属的关山护林站签订合同书,双方约定将500平方米林区土地(实际履行为260平方米)承包给原告开发旅游。原告在林区进行旅游开发时,未办理相关林地建房审批手续的前提下,修建用于旅游开发的房屋18间、小木房6间、钢架大棚1间。2015年5月21日,依法下发处罚决定书和催告通知书,并于次日下发强制拆除决定书。原告在接到第一被告的相关法律文书后,未履行拆除违法建筑物并交出所占林地的义务。2015年7月2日,第一被告报经政府同意后,依法组织公安、城管、卫生、消防等力量强制拆除原告侵占国有林地上的违法建筑。组织行政强制拆除力量的执行主体是第一被告。第二被告未下发相关法律文书,亦未牵头组织机械人员等拆除力量。第二被告只是在接到区政府工作指令后,与公安、卫生、消防等单位一同协助第一被告做好相关配合工作,配合公安机关做好外围警戒及突发事件应急等辅助性工作,并没有参与行政强制拆除的具体实质性工作。因此,第二被告不是拆除原告林地内违法建筑的行政主体,不是适格被告。第二被告没有实施针对原告的任何具体行政行为,所以不是行政赔偿的适格主体。依据赔偿法及森林法的相关规定,依法对原告做出限期拆除所占林地内违法建设的行政处罚决定并组织力量强制拆除。第一被告是本案具体行政行为的执行主体,如执行行为存在违法,经人民法院判决后,才是行政赔偿的适格主体。第二被告只是做好外围辅助性配合工作,不应成为行政赔偿的主体。原告混淆法律规定,错误的将第二被告列为被告,理应驳回原告诉讼请求。被告兰州市西固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在举证期间内未向本院提交证据。本院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认证如下:对原告提交的《关于石培仁来我旅游区承包兴建服务设施的合同书》经两被告质证,该合同书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并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被告针对合同书提出的抗辩理由,于法无据,本院不予采信。对原告提交的费用结算单及收条三张,经被告质证对其真实性没有异议,该证据显示,原告每年交纳2500元租赁费时,被告经办人员在上面备注
已结清
,上述证据证明双方当事人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对合同书内容进行了部分变更,即每年租赁费变更为2500元,上述事实由第二被告答辩状中陈述的内容亦可证实。因此,被告就此提出的抗辩理由,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原告提供的许可证(治安),因该许可证的有效期早已到期,因此,对该证据的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对原告提交的《关于限期拆除违章建筑的通知》、《行政处罚决定书》、《违法建筑强制拆除催告通知书》、《强制拆除违法建筑决定书》、《关于石培仁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经被告质证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上述证据充分证明了被告进行强制拆除行政行为的事实。对原告提供的照片,经被告质证不认可,系孤证,无其他证据印证,对其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在行政赔偿、补偿的案件中,原告应当对行政行为造成的损害提供证据,因被告的原因导致原告无法举证的,由被告承担举证责任。本院认为,第一被告在组织强制拆除时,应当向公证机关申请办理被拆除物品有关事项的证据保全,证据保全的目的是为了能证明被拆物品基本情况的原始证据不致因时过境迁而消灭或遭到破坏,事后一旦发生争议有据可查。实施强制拆除证据保全时,由公证机关通知被拆除人到场,拒不到场的,公证员应在笔录中记明。实施强制拆除中对房屋中的搬离物品、拆除的建筑材料,由公证员组织人员对所有物品一一核对、清点、登记、分类造册,并记录上述活动的时间、地点、交两名有完全行为能力的在场人员核对后,由公证员和在场人在记录上签名。物品清点登记后,凡不能立即交与被拆除人的,公证员要监督强制拆除执行实施机关妥善保管,并对物品挂签标码。强制拆除组织机关应制作通知书,通知当事人一定期限内领取物品。逾期不领的,公证机关可以接受申请人的提存申请,办理提存。被告在法定举证期限内未向法庭提交强制拆除时进行了证据保全措施的证据,强制拆除后亦未及时通知原告对拆除的建筑材料、搬离物品进行领取,现拆除的建筑材料、部分物品丢失、毁损,原物都已不存在,现无法对其进行评估,以确定其损失数额,因此,应由被告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法律后果。其次,原告与关山护林站签订合同,是基于行政主体必须对行政协议承担责任,维护行政行为的公信力。如果是情势变更后无法履行承诺,那么应该对相对人的信赖利益予以补偿。原告提交的证据10受案回执、证据11报案材料及丢失物品清单,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原告在租赁被告的林地内进行饮食、娱乐等行为,采购上述物品与其经营行为及经营目的是相符合的。其次,第一被告组织强制拆除后,未指定保管人对拆除物品进行妥善保管,且上述物品已部分毁损和灭失,原物已不存在,现被告亦无证据证明其抗辩理由,因此,对原告在报案时清单中列明的物品的真实性予以认定。现被告亦无证据证明在强制拆除时房屋内存放物品的种类及数量情况,因此,对原告提交的
关山森林公园饮食娱乐城
原有设备及财物清单中1-32、34-39载明的货物名称及数量予以认定,但对原告主张的赔偿数额不予采信。第33项所列物品系随身携带的物品,对该清单中33项所列物品不予认定,因此,对原告的第33项主张不予支持。对原告提供的
关山森林公园饮食娱乐城
强拆损毁财物清单中1-11、13-14载明的货物名称及数量予以认定。对12项所列物品不予认定,理由同
关山森林公园饮食娱乐城
原有设备及财物清单理由一致。对原告提供的建筑平面图,因建筑平面图系原告自制,对该份证据的关联性不予认定。对原告提交的工程预决算表,虽未标明时间,但对该证据与本案的关联性予以采信,原告主张的各项损失合计754968.63元,其中主张的建筑物投资总额为813473.15元,使用期限20年,折价后每年按40674元计算,原告计算的813473.15元中包括人工费、材料费、机械费、企业管理费等各项费用。本院认为,原告的上述损失计算过高。原告的建筑物被被告认定为违法建筑,因被告的违法行为给原告造成损失进行行政赔偿时,原告只能就拆除后的建筑材料费主张权利。根据原告提供的工程预决算表显示,关山森林公园山庄砖木一层工程拆除时可剥离的材料为工程计价表中的5-2材料费为3797.14元、5-4材料费1343.61元、7-1材料费4004.7元、7-35材料费2734.44元、7-39材料费8450.82元、7-44材料费5905.62元、8-1材料费656.46元、7-42材料费479.16元、16-7材料费4288.56元、16-72材料费3498.42元、13-1材料费1304.49元、13-5材料费305.95元、13-99材料费569.94元、13-105材料费554.23元,关山森林公园山庄砖木一层可剥离材料合计价款为37893.54元。关山森林公园山庄砖混二层工程拆除时可剥离材料为工程计价表中5-2材料费为23440.05元、5-4材料费13070.96元、8-120材料费834.3元、8-122材料费64.48元、8-124材料费79.88元、8-126材料费58.48元、借3-1485材料费2821.99元、借3-1507材料费579.8元、13-27材料费2606.71元、13-29材料费877.52元、13-5材料费2447.62元,关山森林公园山庄砖混二层工程可剥离材料合计价款为46881.79元。关山森林公园山庄树林砖房工程拆除时可剥离的材料为工程计价表中的借3-762材料费为2025.45元、借3-781材料费2349元、13-63材料费1018.62元、13-99材料费1628.4元,关山森林公园山庄树林砖房可剥离材料合计价款为7021.47元。关山森林公园山庄树林木屋工程拆除时可剥离材料为工程计价表中的借2-391材料费为1918.08元、借2-396材料费1812.83元、借1-280材料费1548.29元、借3-762材料费1350.3元、借3-781材料费1566元、借2-543材料费269.42元、借2-571材料费404.04元、借2-572材料费187.02元,关山森林公园山庄树林木屋工程可剥离材料合计价款为9055.98元。关山森林公园山庄钢结构工程拆除时可剥离材料为工程计价表中的借6-18材料费、主材费为合计13868.17元、6-29材料费、主材费为合计27142.34元、6-49材料费、主材费为合计7157.38元、6-7材料费4848.2元、8-20材料费3985.2元,关山森林公园山庄钢结构工程可剥离材料合计价款为57001.29元。关山森林公园山庄其他工程拆除时可剥离材料为工程计价表中的借5-2材料费7448.24元、5-4材料费1825.55元、5-10材料费1426.62元、5-11材料费1282.88元、3-42-3材料费1320.48元、3-40-3材料费382.44元,关山森林公园山庄其他工程可剥离材料合计价款为13686.21元。上述六项可剥离建筑材料总计价款为171540.28元。原告主张的关山森林公园折价计算方法亦符合合同约定的使用期限,但原告计算年限不符合合同约定,合同约定的租赁期限到期时间为2018年8月1日,庭审中原告陈述其营业到拆除前,因此,剩余租赁期限为3年3个月,建筑材料总计价款171540.28元,按20年计算,每年折价为8577元,每月折价为714.75元,原告可剥离建筑材料损失折价应为27875.25元。对原告主张的每年营业额10万元,4年共计40万元。首先,原告并未办理合法的营业执照。其次,未来的营业额仅是一种预期利益,需要原告付出相应的劳动后才有可能获得,因此,就原告的此项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对原告主张毁损物品61500元,毁损物品中应扣除第12项价款4300元,毁损物品应按57200元计算。因有些物品系一次性消耗品,如报案时列明的丢失物品中的第21项、第22项中的白酒、啤酒、百货等,原告主张合计价款为9250元,应系赔偿范围,本院予以认定。对原告主张的手搓麻将,因原告对其价款没有进行单列,而是混合其他当中,本院无法确认其价款,因此,对此项主张不予支持。有些物品系反复利用品,反复利用品应按其更新年限及实际使用年限折价计算较为合理。原告陈述反复利用品的购买时间为2000年,原告主张的丢失物品价款为130774元,扣除一次性物品折价款9250元,丢失物品中的反复利用品价款就为121524元。反复利用品中毁损物品价款57200元、丢失物品价款121524元,合计178724元,按20年折价每年为8936.2元,原告已使用15.5年,剩余4.5年,原告主张的丢失物品、毁损物品的折价款应为40213元。对于被告西固区林业局提交的三组证据,原告石培仁对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但对证据的证明目的及证明其有执行权均持有异议,认为被告西固区林业局没有行政强制执行权,其强制执行行为不具备合法性,被告西固区林业局不具备强制执行的主体资格,且强制拆除行为程序违法,被告西固区执法局对被告西固区林业局提供的证据均无异议,该组证据能够证明被告西固区林业局对原告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及实施强制拆除行为的事实及经过,符合行政诉讼证据的相关规定,可以作为认定本案案件事实的依据,本院予以采信。经审理查明,1998年8月1日,兰州市西固区国营关山护林站(以下简称关山护林站称其为甲方)与原告石培仁(称其为乙方)签订《关于石培仁同志来我旅游区承包兴建服务设施的合同书》(以下简称合同书),合同约定,甲方将其面积为500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出租给乙方使用,期限为20年,即1998年8月1日至2018年8月1日,每年的8月1日上交当年的租金。甲方所出让的土地,乙方只能用于饮食、茶座、娱乐等旅游设施建设用,乙方在使用期间不得作他用或转租,在此期间,使用权归乙方,所有权归甲方,期满后,所有房屋、设施完整归甲方所有,如继续承包,乙方享有优先权。合同签订后,1999年5月1日,乙方的关山森林公园饮食娱乐城正式营业,营业至2015年5月。在此期间,原告石培仁相继修建了房屋18间、小木屋6间、钢架大棚1间。2015年,兰州市西固区人民政府与甘肃兰洋集团西南中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开发协议,对西固关山森林公园进行整体开发。2015年5月14日,关山护林站给原告石培仁送达了《关于关山森林公园整体开发限期搬迁的通知》要求原告石培仁在三日内停业并进行搬迁。2015年5月18日,被告西固林业局与关山护林站联合向原告石培仁下发了关于限期拆除违章建筑的通知,认为原告所建建筑未办理相关建设手续,属于违章建筑,限原告于2015年5月19日下午6时前拆除,预期不拆,其将协调执法部门进行强行拆除。同日,被告西固林业局向被告西固执法局送达了西林函字〔2015〕9号《关于协助拆除违章建筑》的函,希望西固区执法局配合其拆除原告在关山森林公园内的建筑物。2015年5月21日,被告西固区林业局对原告石培仁作出西林函字〔2015〕13号行政处罚决定,决定:原告石培仁应在收到本处罚决定书后自行将违法建筑物拆除,并恢复林地原状。同日,被告西固区林业局又对原告石培仁送达西林函字〔2015〕14号《违法建筑强制拆除催告书》,2015年5月22日,被告西固区林业局向原告石培仁送达了西林函字〔2015〕15号《强制拆除违法建筑决定书》,认为原告石培仁在其发出催告通知书后,仍未自行拆除,依据森林法实施条例及其他相关规定决定由西固区林业局依法组织执法部门予以强制拆除原告石培仁在关山森林公园内修建的违法建筑。同日,被告西固区林业局向原告石培仁下发西林函字〔2015〕16号《强制拆除违法建筑的公告》,2015年5月28日,关山护林站向原告下发了《解除承包合同的通知》,认为原告石培仁欠付承包费且满六个月不能交齐,根据合同书第六条约定,终止合同。2015年7月2日,被告西固区林业局制定了《西固区拆除关山森林公园内违法建设的实施方案》,主要任务是对关山森林公园内违法建筑进行拆除,并于当日六点五十分,由被告西固区林业局组织实施强制拆除行为,强制拆除了原告石培仁在关山森林公园的建筑物,被告西固区执法局参与并协助了此次执行活动。原告认为被告违法实施拆除,不仅随意毁坏其合法财产,而且还将从被拆房屋中搬出财物置于露天,无人保管,造成原告大量财物被盗、丢失,至今没有向原告履行交付搬出财物的义务。两被告的违法行政行为,侵害了其合法权益,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现要求两被告承担连带行政赔偿责任,赔偿因共同违法强制拆除行为造成的损失754968.63元。另查明,因第一被告的违法强制拆除行为,给原告造成建筑材料损失27875.25元,造成部分物品丢失、毁损,丢失物品及毁损物品的价款为40213元,一次性消耗物品损失9250元。再查明,2015年12月31日,原告石培仁不服被告兰州市西固区林业局、兰州市西固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行政强制,向本院提起诉讼。该案经本院审理,依法作出(2016)甘7101行初9号行政判决书,确认被告兰州市西固区林业局于2015年7月2日强制拆除原告石培仁位于兰州市西固区关山护林站内建筑物的行政行为违法。该案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现已生效。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实施细则》第二十四条第一款规定
对违反森林法行为的行政处罚,由县级以上林业主管部门或其授权的单位决定
。第二款规定
当事人对林业主管部门所作的处罚决定不服的,可以在接到罚款通知之日起一个月内,向人民法院起诉;期满不起诉又不履行的,作出决定的林业主管部门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根据上述规定,在本案中,被告西固区林业局作为林业主管部门,其对违反森林法相关规定的违法行为具有行政处罚职权,但对所做行政处罚决定并没有强制执行职权,若当事人拒绝履行处罚决定,只能申请兰州市西固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但被告西固区林业局,在原告石培仁对其所作行政处罚决定未自动履行的情况下,于2015年7月2日,制定了强制执行实施方案,并于当日强制拆除了原告石培仁在兰州市西固区关山护林站内的建筑物,其行政强拆行为,于法无据,应确认为违法行为。被告西固区执法局,协助被告西固区林业局的强制拆除活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规定
当事人不服经上级行政机关批准的具体行政行为,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以对外发生法律效力的文书上署名的机关为被告
,本案适格被告应为组织实施此次强制拆除单位的西固区林业局,西固区执法局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条规定
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使职权,有本法规定的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情形,造成损害的,受害人有依照本法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六条规定
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或者无效的,可以同时判决责令被告采取补救措施;给原告造成损失的,依法判决被告承担赔偿责任
。原告修建的房屋18间、小木房6间、钢结构大棚1间,虽已被兰州市西固区林业局认定为违法建筑,但原告仍对被被告拆除的房屋18间、小木房6间、钢结构大棚1间的建筑材料享有主张的权利。原告向法院提起本案诉讼,符合法律规定的起诉条件。被告在法定的举证期限内并未提供强制拆除时是否采取了合理的拆除手段,是否保留了建筑材料的再利用价值,且拆除的建筑材料现在何处。现被告无据证实,在拆除的建筑材料仍有使用价值的情况下,被告组织拆除后将建筑材料进行了妥善保管,被告确有不当,理应依法予以返还。被告在强制拆除过程中拆下已被使用多年的建筑材料,被告的强制拆除行为无法保证全部建筑材料整体的完好无损,且被告无证据证明已拆除的建筑材料现在何处,客观上已经无法返还,故被告应对已拆除原告尚有使用价值部分的建筑材料折价赔偿。对原告主张的毁损物品及丢失物品,被告亦应承担赔偿责任。综上,原告要求被告赔偿损失的部分诉讼请求,理由正当,证据充分,本院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兰州市西固区林业局赔偿原告石培仁各项损失77338.25元(27875.25元+40213元+925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一次性付清;二、被告兰州市西固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在本案中不承担责任;三、驳回原告石培仁的其他诉讼请求。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收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至兰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审 判 长  李 青代理审判员  张惠娇代理审判员  汤玉生二〇一六年五月二十五日书 记 员  岳亚丽